中文 | English | Espa?ol | 日本語

您現在的位置:首頁 > 經濟產業

未來10年,中國經濟靠什么?
視力保護色:

默認

【字體:

打印本頁

關閉窗口


信息來源:產業中國研習社  2019-10-28

  今年是新中國成立70周年,在祖國的生日,我們觀看了令人震撼的閱兵式,見證了祖國的日益強大。我們還看到了刷爆朋友圈的小紅旗,過去一年的多事之秋,激發了大家濃濃的愛國熱情,我們都為祖國的偉大成就感到驕傲,身為中國人感到自豪! 

  

一、70年經濟成就斐然
 

  細數過去的70年,中國經濟發展取得了巨大的成就: 

  經濟持續高速增長。 

  新中國誕生之時,我國的經濟基礎極為薄弱。1952年我國國內生產總值(GDP)僅為679億人民幣,而到2018年,我國GDP達到90萬億人民幣,比1952年增長1300倍,按照不變價也增長了174倍,年均增速8.1%。  

  

  

  尤其是在改革開放以后,我國經濟發展進入了新階段。從1979到2018年,我國GDP年均增速高達9.4%,遠超同期2.9%的全球經濟平均增速。 

  多項指標全球領先。 

  而從各項經濟指標的比較來看,我國的多項指標均名列前茅。 

  截止2018年,我國GDP折合13.6萬億美元,僅次于美國的20.6萬億美元,居全球第二位。而按照世界銀行的數據,2018年我國購買力平價的GDP為25.4萬億國際元,超過美國的20.5萬億國際元,居全球第一位。 

  

  

  在1961-1978年間,中國經濟年均增長5%,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僅為1.1%。而到了1979-2012年,中國經濟年均增速高達9.9%,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升至15.9%,貢獻率僅次于美國,居全球第二位。而在2013-2018年間,我國經濟年均增速為7%,對全球經濟增長的年均貢獻率升至28.1%,居全球第一位。 

  1950年,我國貨物貿易總額為11億美元,位居世界第28位。1978年,我國貨物貿易總額占全球的0.8%,居世界第29位。而到了2018年,我國貨物貿易總額為4.6萬億美元,占全球比重為11.8%,位居世界第一位,是名副其實的全球制造業工廠。  

  

  

  而支撐制造業工廠的,是我國龐大的制造業生產能力。根據世界銀行的數據,2010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首次超過美國,成為全球制造業第一大國,此后穩居世界第一。2017年我國制造業增加值占世界的份額高達27%,遠超美國的18%。  

  

  

  目前,我國的粗鋼、水泥、發電量、汽車等重要工業品產量均位居全球第一位,而鐘表、自行車、縫紉機、電池、啤酒、家具、塑料加工機械等100多種輕工產品的產量居世界第一。手機、計算機和彩電等產量占全球的比重在70%-90%之間。 

  制造業工廠的另一支撐是我國發達的基礎設施。截止2018年末,我國鐵路運營里程達到13.1萬公里,其中高鐵里程2.9萬公里,占世界高鐵總量的60%以上。公路里程485萬公里,其中高速公路14.3萬公里、位居全球第一位;定期航班航線里程838萬公里。2018年移動寬帶用戶達到13.1億,已基本建成全球最大的移動寬帶網。 

  人民生活明顯改善。 

  得益于持續的經濟發展,中國人民收入水平明顯提高。1962年,我國人均國民總收入(GNI)只有70美元,到1978年也只有200美元,而到2018年達到9470美元,在全球192個經濟體中排名第71位。 

  國民總收入中包括了政府、企業和居民的所有收入。其中與居民有關的是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1956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98元,到1978年也僅為171元。而在改革開放40年以后,2018年我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28228元,比1978年實際增長24.3倍。 

  居民收入的提升也帶來了生活的改善。在1980年,我國城鎮居民每160戶才擁有一臺彩電,每500戶才擁有一臺冰箱,空調、汽車等的擁有量為零。而到2018年,我國城鎮居民幾乎家家都有了彩電、冰箱、洗衣機、空調、電腦、手機,汽車也差不多每兩家就有一輛。  

  

  

  未來發展面臨挑戰。 

  過去中國經濟長期高速發展,主要有人口紅利、城鎮化以及加入WTO帶來的全球化等動力的支撐,但是目前這些紅利都面臨拐點,未來中國經濟還能靠什么發展呢? 

  

二、從人口紅利到工程師紅
 

  首先第一個挑戰就是人口紅利的消失。 

  人口紅利消失。 

  在人的壽命周期中,兒童階段由于身體發育不成熟,不具有勞動能力;而在老年階段,由于身體逐漸衰老而喪失了勞動能力。因此,人體只有在年輕的階段才具有勞動能力,從事經濟活動。在經濟學上,通常把15-64歲的人口定義為勞動年齡人口。 

  改革開放以來,我國經濟保持了30多年高速發展,背后一個重要動力就是在上個世紀60到90年代出生的大量人口,給中國帶來了豐富的勞動力資源。 

  在1960年代,我國每年出生人口數為2500萬;而在1970和1980年代,我國每年出生人口數為2200萬;到了1990年代,我國每年出生人口數為2100萬。但是到了2000和2010年代,我國每年出生人口數降至1600萬。  

  

  

  反映在就業上,從1978年到2013年,我國平均每年新增1300萬年輕勞動力,就業人口年均增長2%,單純就業人口的增長就足以貢獻每年2%的GDP增速。 

  而在2014年,2000年左右出生的人口開始加入勞動力大軍,而這批人口的數量遠低于以往任何一個時期,甚至抵不上每年變老的人口數量,這就使得我國的勞動力人口數量在2014年以后首次出現了負增長,而我國的就業人口增速也逐漸降至了零增長,甚至在2018年首次出現了負增長。  

  

  

  這意味著簡單的人口數量變化已經不再能貢獻新的經濟增長,人口的數量紅利已經徹底消失。 

  工程師紅利崛起。 

  但是上帝在關上一扇門的同時,必然也會打開一扇窗。 

  事實上,導致出生率下降的一個重要原因就是經濟發展。從全球來看,過去50年的經濟穩定增長,因而全球出生率都在持續下降。而從出生率的區域分布來看,收入越高的國家往往出生率越低,2017年高收入國家的出生率僅為10.5‰,而低收入國家的出生率高達34.8‰。  

  

  

  其實目前美國的出生率也僅為11.8‰,韓國、日本和德國的出生率也都在10‰以下,但是并不妨礙其保持發達國家的地位,尤其美國、韓國和德國的經濟增長并不算慢。這背后有一個重要的原因在于,發達國家投入到教育的資源遠高于發展中國家,這使得其勞動力生產效率更高,從而可以享受更高的人均收入。  

  

  

  按照聯合國開發計劃署的數據,截至2017年,韓國、日本、美國、德國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分別為12.1、12.8、13.4和14.1年,顯著高于全球8.6年的均值水平。  

  

  

  而中國人口出生率的下降除了計劃生育政策以外,經濟的發展也是重要的原因。2018年我國人口出生率降至10.9‰,相當于韓國2001年以及日本1985年左右水平,而當年韓國和日本的人均GDP也在10000美元左右,與中國目前基本相當。 

  同樣以韓國為例,雖然其出生率自從2004年以后就降至10‰以下,但同期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從11.2年升至12.1年,這意味著其勞動者素質的顯著提升。 

  而中國的高等教育在過去20年取得了長足的發展。在2000年時,我國每年畢業的大學生不到100萬,而在2018年,我國畢業的大學生數量超過了1000萬,包括750萬普通高校畢業生,218萬成人高校畢業生,以及195萬網絡高校畢業生。  

  

  

  根據我們的測算,我國受高等教育人數的比例已經從1980年的0.3%升至2018年的11.4%,同時我國的人均受教育年限也從1982年的5.2年升至2017年的9.2年。如果保持目前每年1000萬大學生畢業數不變,我們測算到2030年時,我國受高等教育人數的比例將上升至21.4%,同時我國的人均受教育年限也將上升至11.2年,平均每年上升1.5%左右。  

  

  

  也就是說,雖然我國的人口數量紅利消失了,但由于人均受教育水平的持續提升,從而帶來了新的工程師紅利,這其實就是人口的質量紅利。 

  

三、從城鎮化到城市
 

  第二個挑戰就是城鎮化的放緩。 

  城鎮化步入尾聲。 

  改革開放之初的1978年,我國城鎮常住人口僅為1.7億,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僅為17.9%。而在過去的40年中,中國有6.6億農村人口進城,常住人口城鎮化率提升了41.7%。 

  勞動力在農村從事的主要是農業,在城鎮則可以從事工業和服務業,而工業和服務業的產出效率遠高于農業。在過去40年,我國工業和服務業的人均產出大約是農業的5倍到6倍左右,因而隨著勞動力從農村進入城市,首先帶來的是生產效率的提升。  

  

  

  1978年我國第一產業就業占比高達71%,但是僅貢獻了27%的GDP。而到2018年我國第一產業就業占比已經下降至26.1%,第一產業占GDP的比重也降至7.2%。城鎮化的快速推進使得我國就業從農業持續轉向工業和服務業,也推動了經濟的持續增長。  

  

  

  另一方面,勞動力在農村處于小農經濟自給自足的狀態,只需滿足衣食等基本需求。但是在勞動力進入城鎮以后,會帶來住行等升級需求。而在過去20年,城鎮化帶動了房地產和汽車兩大行業的大發展,房地產也成為中國工業化的主要驅動力。 

  但是到了2018年,我國城鎮常住人口已經升至8.3億,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升至59.6%。從國際經驗來看,城鎮化率達到70-80%左右將會進入成熟期,這意味著中國的城鎮化進程也將步入尾聲階段。 

  從2000年至2010年,我國城鎮化率年均升幅為1.4%,其中2010年當年的城鎮化率就增加了1.6%。而從2010年到2018年的年均升幅降至1.2%,2018年當年的升幅僅為1.06%,這意味著城鎮化的進程正在顯著放緩。  

  

  

  城市化大有可為。 

  雖然中國的常住人口城鎮化率已經達到60%,但是戶籍人口城鎮化率僅為43.4%,這意味著有2.2億人口常住在城鎮,但是戶籍依然在農村,因而無法在城鎮安家,其住行和教育醫療等服務需求都會受到影響。 

  

  

  十八大三中全會明確提出,“堅持走中國特色新型城鎮化道路”。2014年的《國家新型城鎮化規劃(2014~2020年)》指出新型城鎮化的核心是“以人為本”,要讓廣大人民共同分享城鎮化的成果,通過改革戶籍制度,有序推進農業轉移人口市民化,努力實現城鎮基本公共服務常住人口全覆蓋,實現產業結構、就業方式、人居環境、社會保障等一系列由“鄉”到“城”的重要轉變。 

  16年10月,國務院正式印發《推動1億非戶籍人口在城市落戶方案》,提出要全面放開放寬重點群體落戶限制。《2018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提出,中小城市和建制鎮要全面放開落戶限制。《2019年新型城鎮化建設重點任務》進一步提出,Ⅱ型大城市(100 萬—300萬)要全面取消落戶限制,Ⅰ型大城市(300 萬—500萬)要全面放寬取消重點群體落戶限制。 

  這意味著除了北上廣深等4個建成區常住人口超過1000萬的超大城市,以及武漢、重慶等10個建成區常住人口超過500萬的特大城市以外,包括西安、哈爾濱等在內的13個Ⅰ型大城市的重點群體落戶限制將全面取消,包括烏魯木齊、貴陽、石家莊、福州等在內的65個Ⅱ型大城市的落戶限制將全面取消,而剩余的500多個縣級以上城市的落戶限制也將全面取消。 

  與此相應,中國的城鎮化發展也將步入新階段,從發展中小城鎮轉到發展大中型城市。 

  在過去的40年,我國發展最快的是中小城鎮。從1978年到2018年,我國縣級以上城市的數量從193個增加到672個,增長2.5倍;而同期建制鎮從2176個激增至21297個,增長了近9倍。  

  

  

  但是如果未來全面放開縣級以上大中型城市的落戶限制,由于城市擁有更好的教育和醫療資源,其戶籍的完全放開將吸引人口從農村和鄉鎮流入,農村和鄉鎮人口或將持續萎縮,而大中型城市有望繼續擴張。 

  也就是說,如果未來城市化能夠順利接棒城鎮化,人口能從農村和鄉鎮進一步向城市和都市圈集中,人口的進一步集中必然會帶來生產效率的提升,以及相應住行和教育醫療等服務需求的增加,就可以支撐中國房地產銷售不至于出現崩塌,同時也足以支撐居民消費的穩定增長。 

  

四、從外貿加工到內需創新
 

  第三個挑戰來自于全球化的逆轉。 

  全球化的逆轉。 

  在經歷上個世紀的兩次世界大戰和接近半個世紀的冷戰之后,全球都對戰爭和沖突進行了深刻的反思,而全球化開始大行其道。隨著關稅貿易總協定(GATT)以及世界貿易組織(WTO)等的相繼成立,全球各國都開始降低關稅稅率,從而推動了全球貿易的持續發展。 

  而我國在1978年改革開放之后,在2001年正式加入WTO,從而搭上了全球化的順風車,對外貿易的大發展使得中國成為了全球制造業工廠。 

  對外經貿一方面幫助中國引進了稀缺的資金,2018年底,我國累計設立外商投資企業960725家,實際使用外商直接投資21492億美元。而外商直接投資最大的行業是制造業,最近兩年外商投入信息軟件業的資金也大幅上升,外商對制造業和高新產業的投資也帶來了技術外溢效應,使得中國企業得以模仿先進的技術和管理經驗。 

  對外經貿也極大地推動了中國的經濟發展。雖然從對GDP增速的貢獻來看,過去40年凈出口貢獻的GDP增速平均只有0.15%,但是外貿對中國經濟的貢獻絕不止于此。2018年中國的對外貿易依存度仍有34%,06年最高曾達到63%。按照商務部部長鐘山的介紹,外貿帶動的相關就業達到1.8億人,占中國總就業人口的23%。 

  

  

  全球化的動力在于通過發揮各國的比較優勢,提升了全世界的生產效率,而中國廉價勞動力的優勢通過世界工廠發揮的淋漓盡致。但是有得必有失,與中國制造業大發展相對應的是美國等發達國家制造業就業的持續萎縮,產生了鐵銹地帶等諸多社會問題。  

  

  

  而特朗普的上臺主要靠的就是討好鐵銹帶的工人,因而其上臺之后中美貿易摩擦愈演愈烈。也正是在2016年以后,中國出口占全球的比重開始下降,從15年最高的13.8%降至18年的12.8%。  

  

  

  而對外經貿摩擦的一個焦點問題在于技術引進,為了打消外資的疑慮,我國在2019年出臺了《外商投資法》,明確保護外商的知識產權,禁止行政機關及工作人員利用行政手段強制轉讓技術。 

  這其實也就意味著,靠外貿擴張以及模仿技術來發展經濟的時代已經落幕。 

  擁抱消費內需。 

  而新的希望在于擁抱內需,尤其是消費需求。 

  我國有著近14億人口的龐大內需,目前消費占GDP的比重剛剛超過50%,其中居民消費占比僅為40%,相比之下美國居民消費占比高達70%。中美的人均GDP相差6倍,但是人均消費相差10倍,這意味著中國的消費仍有著巨大的發展空間。 

  在過去靠投資和外貿拉動經濟的時代,中國的消費占比持續下降。但是在投資和外貿減速之后,消費的占比從13年左右開始回升,重新成為經濟發展的中流砥柱。在2019年,得益于大規模減稅降費,消費保持了穩定高增,前8個月的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增速高達8.2%,遠高于投資增速的5.5%和出口增速的0.4%,成為拉動經濟的主要力量。  

  

  

  剛剛過去的小長假,我國電影票房已經突破了40億,成為史上最強檔。而在前4天,全國共計接待國內游客5.42億人次,同比增長8.02%;實現國內旅游收入4526.3億元,同比增長8.58%。國內消費依舊充滿著活力。 

  自主創新發展。 

  未來雖然技術引進和模仿受限,但是自主創新大有可為。 

  中美貿易摩擦的爆發,讓國人認識到了華為公司的偉大之處,以一己之力對抗全球最發達國家的無理制裁,就是憑借著每年1000億人民幣的研發投入,華為依然屹立不倒,而且還發布了5G手機、AI芯片,實現了最新旗艦手機完全不依賴美國零件。華為成為了中國企業的榜樣,而任正非也成為中國企業家的偶像。  

  

  

  我們看到,市場上出現了一大批向華為學習的企業,例如立訊精密19年上半年投入研發15.8億,同比增長70%;中興通訊19年上半年投入研發64.7億,同比增長27.8%;比亞迪19年上半年投入研發25億,同比增長20%。 

  2018年,中國研發投入總額達到19679億,占GDP的比重達到2.19%,我國的研發強度已經連續提升了20年。而根據普華永道思略特發布的全球創新1000強報告,2018年全球創新1000強的研發支出總額上升了11.4%,達到7820億美元。中國企業研發支出增長34.4%,達到600.8億美元,增幅領跑全球。2018年中國上市公司500強企業累計研發投入3181億元,同比增幅也達到29%。  

  

  

  而研發支出其實就是給研發人員發放的經費和工資,目前我國每年的大學畢業生數量高達1000萬,只要愿意增加研發投入,其實就可以用好這一特殊的工程師紅利,助推中國經濟自主創新發展。 

  

五、從高速增長到高質量增
 

  過去高速度發展,房地產受益。 

  過去中國經濟的三大紅利其實都是數量上的紅利,比如人口紅利意味著年輕勞動力數量越來越多,城鎮化意味著農村轉移到城市的勞動力越來越多,而全球化助推中國外貿占全球的比重越來越高,與此相應的就是中國經濟保持了長期高速增長。 

  為了支撐經濟的高速發展,我國的貨幣和債務增速也保持了高速增長,而且在08年金融危機之后貨幣和債務增速一度超過了經濟增長。 

  而中國的企業也受益于經濟和貨幣的高增速,規模迅速變大,在國際上的地位也在迅速提升。1995年,中國大陸僅有1家企業入圍全球500強,同期美國高達151家企業入圍。而在2018年,中國大陸有119家企業入圍全球500強,與美國的121家基本相當。  

  

  

  但貨幣高增帶來的隱患是企業債務高企,最終反過來吞噬了企業的利潤,使得中國的企業大而不強。同為世界500強企業,中國企業的戶均利潤大約只有美國企業的一半,而非銀行企業的戶均利潤大約只有美國同類企業的1/3。  

  

  

  而在數量發展時代,最為受益的是房地產,因為房地產只與貨幣的數量有關,而與經濟的質量關系不大。  

  

  

  未來高質量發展,資本市場為王。 

  展望未來,中國經濟將迎來工程師紅利、城市化以及研發創新等三大新動力的支撐,而這些全部都是質量上的紅利,勞動力的受教育程度越來越高,人口繼續從農村和鄉鎮向城市轉移,研發投入持續增加,這意味著中國經濟有望迎來高質量發展的時代。  

  

  

  與之相應,我們就無需保持高貨幣增速,19年以來的廣義貨幣增速已經降至8%,僅為過去10年平均增速的一半左右。貨幣低增使得地產泡沫不再,19年的全國房價明顯滯漲,同時企業的擴張速度也顯著變慢。  

  

  

  但與此同時,中國經濟的質量明顯提升。雖然19年上半年中國的經濟增速僅為6.3%,創下27年新低,但是同期A股上市公司凈利潤同比增長7.8%,19年以來滬深300指數上漲26.7%,這一表現在過去10年中也可以排到前兩名。  

  

  

  我們相信,在三大新紅利的支撐下,中國經濟在未來5-10年有望保持在5-6%左右的中速增長,再加上每年物價溫和上漲2-3%,中國GDP名義增速有望保持在每年7-8%左右。而中國的企業盈利也有望保持在類似增幅,再加上每年2%左右的股息率,中國股市有望每年提供10%左右的回報率。 

  在7-8%的經濟名義增速之下,中國的企業債務融資利率有望降至5-6%,國債利率保持在3-4%左右,中國債市也可以提供4-5%左右的長期回報率。  

  

  

  與之相應,中國的資本市場或將取代房地產市場成為未來居民財富增值的主角。理由也很簡單,高質量發展的主要體現就是企業質量的提升,而股權和債權是與企業有關的兩大核心資產,最能受益于企業質量改善,而房地產的受益程度則相對有限。 

  我們相信,在高質量發展的模式之下,只要我們不走貨幣超發的老路,以國人的勤奮努力和聰明才智,只要搞對了研發創新的方向,就必然會繼續創造出財富,而財富不會消失,如果不在房地產市場中體現,就必然會在資本市場中體現。 

  所以,我們相信未來10年的中國經濟依然充滿希望,而資本市場更是大有可為。 


乒乓球规则